口述:醉酒后 我被男友和他哥们糟蹋

2017-10-09 10:59:21来源:互联网

那一年,我22岁,是某大学的在校大三的学生;他26岁,是某机械厂的修理工。周末的空挡,闲来无事,于是给他打电话,撒娇,“想你,你现在来看我,好不好嘛?”

他二话没说,当即表态,“好的,你等我。”

天蓝色工装,淡淡弥散的油漆味,优雅的骑着单车等在校园的甬道上,一脚撑着地面,一只眼睛万分迷离的看着我,“快,我带你去吃炸串。”

在机械修理厂,他舀来一盆水,赤膊开始清洗污渍,之后又是对这一个并不狭隘但也略显窄仄的屋子进行彻底的清洁。我喜欢他这个样子,阳光斜斜的打过来,多好的一副光晕美感图。

是谁说过,喜欢一个人就是从喜欢上一个粉刷工开始的,而他就是这样,当我看着他为废弃的车身喷上红色的涂料时,那种细致到事事具微的工作状态,让我着迷,对待爱情是不是也如此一般呢?!

那个晚上,一直是幸福的。

后来,他的好友小赵来了,他们商议,要不一起喝点凉啤,可以吗?

时间也不早了,但是,为什么,面对他恳切的请求,我实在没有勇气说“不”。

然后,我就被牵着,跟他们来到一家餐馆……

是他扶住了我,叫了辆出租车,然后迷迷糊糊的就被送至到了他的机械修理厂的一间贮存机械的仓库。

在那里,我睡的很香甜,因为有他在身边,觉得安全。可是半夜醒来,一切就乱了套了,我看到他正在脱内裤,我大声的喊叫,“不,你不可以这样做的。”

但是,就在我诧异的时候,他的好友也醉醺醺的走了进来,“这小妞还不错啊,貌似是个处的呢?有好东西,咱们要平分,你先玩,我后上。”

男友接着说,“是啊,平时仗着自己是个大学生,颐指气使的,老子受够冷落了,刚才睡的像头猪,现在醒了更好,要不就直接办了她。”

说完男友便和他好友一起扒光了我的衣衫,俩人将我牢牢的按床上,双手在我身上不停抚摸,我无力的反抗、挣扎着,直到体力耗尽,眼角的泪水无助的落下…

天亮,我夺命而逃,悄悄爬上七楼,我该怎么办?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pangmao88.com/koushu/2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