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少女用处女生换来的痛苦

2017-10-09 10:58:19来源:互联网

  淡淡的开始

我始终想不明白,呈辉怎么是这样一个人。

呈辉跟我父亲有生意往来,他是一家大公司驻T市的区域经理,我父亲是他们产品的代理商。

去年8月,我硕士毕业回T市老家探亲,父亲把我和弟弟叫到一起,召开家庭会议,商量是否代理呈辉公司的一个产品。父亲介绍了呈辉的为人,说他交际能力很强,很有亲和力,代理他公司的产品应该没问题。从父亲的嘴里,我对呈辉有了初步的印象。

父亲希望我作为长女尽快接手家族的生意,我答应试试。

8月下旬,我回武汉了,恰好呈辉也来武汉总公司开会,我便约他见一面,目的是洽谈业务。

跟呈辉见面,我很拘谨,但他是那种“自来熟”的人,他一见我就说以前去我家时见过我,但我却没印象。

内向少女用处女生换来的痛苦

到了晚饭时间,出于礼节,我要请呈辉吃晚饭,尽地主之谊,但他奇怪地说不吃饭,要我带他四处转转,看看武汉的夜景。我想了想,只有去汉口江滩了。我们在江滩转了转,然后又在沿江大道的一家咖啡厅坐了坐,谈话的内容主要是关于生意的。看得出来他很想跟我在一起,但我说第二天还要赶早去学校上班,想早点回去,这样,9点半我们就从咖啡厅出来了。

分手道别的时候,他突然很大方地要拥抱我,我吓得直往后退,礼节性地伸出右手给他,我说我们还是握个手吧,但他还是执意要拥抱我。我很别扭地被他抱了一下,然后像逃跑一样拦了辆出租车就走了。

我还没到家,他的电话就追来了,他很细心地问我,出租车是不是可以直接开到家门口,他说他担心我的安全。我进门后没多久,他又打电话来问:“我在江滩送给你的那枝玫瑰你不会丢了吧?”我实话实说,丢了。他表现得有些失望。

第二天,他开完会,又给我打电话,以一种很亲昵的口气问:“我是留在武汉陪你呢,还是回去?”我说,随便。最后他还是回去了,途中给我发短信:“你真显年轻,看上去只有18岁。”

呈辉回去后,经常给我发短信,打电话,有时甚至深更半夜还打电话来。我对他虽然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特别感觉,但也不烦他,应该说还是有好感的,他很有口才,我很欣赏他。

他要我的QQ号,我就给了他。他在QQ上问我以前谈过恋爱没有,我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恋爱。我反问他,他只是淡淡地说“分手了”。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pangmao88.com/aiqing/2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