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把按摩客当成了我的初恋

2017-10-08 15:28:40来源:互联网

打通电话后,她犹豫了一下说:我曾经是一个按摩女,然后就不作声了。我想,她可能需要时间平静心情,整理思绪,就默默地等她再度开口。她终于又开口说话了,声音沉沉的,像陷入到对过去的回忆中:像我们这样的女孩,日子总是晨昏颠倒的,每天除了在店堂上钟,就是在寝室里睡觉。虽然不聋不瞎,却很少有闲心观察窗外的世界。

今年冬季我有闲心看了,却又有无所适从的感觉。

  去年冬季我成了按摩女

我出生在湖北偏远的农村,上有姐下有弟,为供我和弟弟读书,姐姐早就去汉口打工了。前年春节,姐姐带5000块钱回家,全家过了个好年。当时我16岁,读完初中就没再读书,在家也没有事做,便央求姐姐带我出去,于是元宵节后我们俩一起来到了汉口。

第一次到汉口,觉得汉口真是大,不光人多楼多,休闲娱乐城、美容按摩院更是多。姐姐这几年就是干这行,不过是纯纯粹粹的保健按摩,干干净净的。她这个圈子的小姐妹近的来自武汉郊区,远的有湖南四川,但以省内各地居多。为避嫌,她把我介绍到一个新开业的小店“小天地”,从此我开始自己的按摩女生涯。

错把按摩客当成了我的初恋

开始我觉得一切都很新鲜。第二周独立工作开始,个中酸甜苦辣接着来了。首先作息时间昼夜颠倒人吃不消,是我始料不及的。我们店新开张,收费比业内行规稍低,一时间顾客络绎不绝。我们几十个小姐妹两班倒,还是供不应求,只有上午可睡上三四个小时,从中午到傍晚到深夜到凌晨,除了吃饭上厕所,手不能停。一个月只有一天休息。不到半月,人就散了架,眼睛像大熊猫、手指像胡萝卜。虽说老板包吃包住,但上岗后二八分成,我们只取两成。在这样的劳动强度下,一个月可赚1000多块血汗钱。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对农村出来的女孩,一年下来,这已是相当不菲的数字。

现在城里人工作压力大、夜生活多,我们这行市场不小。中午开始陆续有人,夜幕降临人满为患,到了深夜基本上是消夜的、麻将散伙的和的士收班的。他们要么满身酒气滔滔不绝,要么死气沉沉睡到天亮。偶尔也有调侃甚至调戏服务员的,不过只要不太过分,我们就不会翻脸,老板也不管。顾客是上帝嘛。

从第一周开始学手艺,洪湖来的莲莲与我分在一组,我们俩朝夕相处、无话不说。我们这些干保健按摩的女孩凭手艺吃饭,大多姿色一般,我和莲莲在其中稍强一点。我们都是大房间同时作业,不少客人点我们上钟,或跟我俩话多一点,不免让曾经亲密无间的姐妹与我们逐渐疏远。虽说错不在我们,但我们必须承受白眼。也许经历感受相似吧,一来二去,我和莲莲就成了铁姐们。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pangmao88.com/aiqing/2603.html